其實這篇文章很早以前就看過了,一直打心底佩服這個阿嬤~~
轉錄上來與大家分享這個勇敢的故事~~

轉錄自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clairehsiao&article_id=9736795 
引用連結中有勇敢阿嬤的照片唷~

因為採訪,到過許多地方、遇見許多人、聽到許多故事... 

2006
1214日,深夜1124分,

我和攝影小咼在美國洛杉磯國際機場,排隊等通關。

從薩爾瓦多飛來這,很自然地,隊伍幾乎都是拉丁美洲人,
除了我、攝影小咼,
還有那位排在隊伍前頭、揹著一個貼有徐鶯瑞字樣的歐巴桑。

她那張大大的A4紙,實在很難不引起他人注意,
原因不只是白紙黑字太過醒目,
更是因為那張A4紙,是用細細的透明膠帶,綑了幾十圈,
狠狠地黏在她的黑色包包上。
,可不是?
一定是大陸客,我心裡這樣想著。

那位
徐鶯瑞不時回過頭來,注意著我和小咼,
而我和小咼兩人嘴裡聊的是宏都拉斯的採訪心得,
心裡卻同時注意到這位有點的阿嬤。

隊伍是以S型的方式前進,
在一個轉彎處,徐鶯瑞和我們有了最近的距離,
這時,她突然轉過頭來問我:「你會不會說國語?」
我點了點頭,
她立刻把一張紙遞到我手上,同時,指著營光筆畫的一行字:
『我要在洛杉磯出境,有朋友在外接我』
徐鶯瑞問我,過海關是不是應該比這一行?

當我看到那張小抄的當下,
我的眼淚差點飆了下來....

眼前的這位,原本我以為很俗的阿嬤,
其實是一位為了探視女兒,
帶著小抄、換了四班飛機、闖了半個地球的勇敢的台灣阿


被揉得爛爛的小抄,每一行中文字都會用綠色營光筆標示出來,方便阿嬤閱讀;
小抄第一行,用中文寫著『我要到哥斯大黎加看女兒,請問是在這裡轉機嗎?』
接下來的一行是英文翻譯,第三行則是西班牙翻譯。
第二題的中文是『我要去領行李,能不能帶我去,謝謝!』
然後又是英文及西班牙語的翻譯。

這張像是考前重點提示的紙,明顯地告訴我,
這位夾在拉丁美洲人群中的阿
是帶著這一張小抄,獨自一人從台灣飛到哥斯大黎加!


台灣怎麼飛哥斯大黎加?
首先,搭十二個小時的飛機,從台北飛美國,
然後再從美國飛五個多小時到中美洲的轉運中心--薩爾瓦多,
接著,再從薩爾瓦多飛哥斯大黎加,
如果再加上這位阿嬤先從台南飛桃園機場,
那麼,她一共換了四班飛機。


薩爾瓦多和哥斯大黎加講的是西班牙語,
這也就是為何女兒給的小抄,還得附上西班牙語。
只是,很多時候,遇到的狀況,小抄上找不到題目。

阿嬤指著另一邊的隊伍,告訴我,
『我剛剛排旁邊的隊伍,結果他們比這邊,我才又趕快來這邊排隊,
我排這邊對不對啊?』
我笑一笑,向她解釋旁邊是持美國護照,這邊才是旅客的隊伍,
遞回小抄,我輕輕拍了一下她的臂膀,告訴她,
「沒問題了,現在只剩下美國飛台北的回程班機,講台語也會通呦」。


沒有兒子的徐鶯瑞告訴我,
十年前,女兒跟著女婿移民到哥斯大黎加,
這十年來,女兒只回過台灣一次,是孫子一歲時,
現在,女兒生了第二胎,徐瑞鶯特地飛到哥斯大黎加幫女兒坐月子,
一解思念女兒及孫子的情懷。
原本,女兒坐完月子要陪著媽媽到洛杉磯轉機,
結果因為買不到機票而作罷。

至於那張寫著大大徐鶯瑞的白紙,
是因為回台灣的華航班機是隔天下午,
而我們抵達L.A.的時間是晚上十一點多,
所以女兒特地請洛杉磯的朋友來接媽媽住一晚,
為了方便相認,徐瑞鶯特地在包包上貼了斗大的A4...


知道徐瑞鶯的旅程,有多麼困難重重嗎?
首先,從台北飛洛杉磯轉機時,必須先步出入境航廈,到隔壁大樓,
而那棟大樓是一棟非常長的建築物,
你必須沿著大樓走廊的告示牌:KLMNWTACAAA,等等英文縮寫前進。

KLM是荷蘭航空,NW是西北航空、TACA是中美洲航空、AA是美國航空公司,
儘管出國經驗頻繁的我,對這些指示都不成問題,
然而,當我從台北飛洛杉磯,準備轉往宏都拉斯採訪時,

milu12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