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2月15日(五)突然發燒到今天已經邁入第七天了,從一開始的飆高燒(39、40度)到現在還是約4-5個小時開始燒。

星期五一燒,米漿媽就趕緊將小睿帶去慈濟看,但因為他沒有其他症狀,所以醫生也只開了退燒跟腸胃的藥。星期五晚上到星期六還是一樣的高燒,而且連喝的退燒藥都壓不下來,得靠塞劑,但我很不喜歡用塞劑,燒是退的快沒錯,但小孩會變得很虛。星期六一早我還是很不放心又帶去慈濟,醫生更改了cc數,因為小睿有鼻塞的現象也開了鼻福藥水。不過醫生沒辦法肯定他是什麼樣的病毒,林小睿也非常配合地做了尿液檢查,很快速的就尿尿,節省了很多等報告的時間,但尿液檢查報告看來也都沒有問題,所以我們只好帶回家,心情繼續跟著他的燒退燒退程度起起落落,改了cc數後,用喝的退燒有比較壓制地住,但還是約4-5個小時又燒。

好加在的是,他的活動力都一直保持地很好,只是脾氣又大了點,又愛打人了點,我知道吃鼻子藥很容易暴燥,這種時候也只能讓著他點。只是要他吃藥時,得看小少爺心情,心情好咕嚕一口就喝完藥,心情不好會哭鬧然後一直找藉口推延,等到餵藥的人開始要抓狂時,他就一口喝完........

米漿媽:快點喝,你只有兩個選擇,一個是一口喝完,一個是被我修理
林小睿:有三個選擇~~
米漿媽:哪有三個,我只有說兩個
林小睿:還有一個是打妳(邊哭邊講)

聽的米漿媽是又好氣又好笑.......

星期一還是一樣的狀況,看他鼻子塞住睡覺只能用嘴巴呼吸的樣子,米漿我是心疼到不行。唉~~多希望做媽的我,能幫你承受這樣的身體不適。晚上看了看,我決定再看一次醫生,晚上慈濟是蔡醫師,看看不同的醫師說不定會檢查出什麼。蔡醫師看了看,也不敢肯定是什麼樣的病毒,既然不能肯定也就表示藥還得再試,推測可能是腺病毒或是鍊球菌感染,晚上採了他發炎化膿喉嚨的檢體做細菌培養,也開始用抗生素治療,但細菌培養的報告得星期四下午才能看得到,星期四下午是一位吳醫師,聽說是主治感染科的。回到家用了藥之後,燒的情況還是差不多,但用了抗生素後,林小睿的鼻子開始不斷地流出鼻涕,黏稠但不濃稠,透明中帶著淡黃的鼻涕,用衛生紙一拉可以拉出很長一串,不經佩服他小小的鼻子怎麼能有這麼多的鼻涕在裡頭。

星期二還是一樣,一樣地燒退,一樣地流鼻涕,睡覺一樣得用嘴巴呼吸。

星期三又是一樣,只是鼻涕中開始有了血絲,我想是因為太多鼻涕讓他的鼻黏膜有些受傷了.....晚上原本很急想再帶他看別的醫生,但想了想,再看醫生也只是給退燒藥,既然現在燒的方式可以用藥控制,我就再等一天等慈濟的細菌培養報告出來,只要確定是什麼樣的病毒,我想醫生就能對症下正確的藥,也應該很快就會有效果了吧!(希望是如我所想的)
ps.今天豆漿也開始全身無力,好像要開始發燒的跡象,晚上馬上跟著他去看醫生。老公呀老公,這個時候你可不能生病阿~

星期四(今天),得等到下午,雖然我很急很擔心,但還是得耐著性子等。一早九點小睿還在睡,燒的狀況好像似乎有拉長了些,但看他呼吸的樣子,我的眼淚就流了下來,只能幫他擦鼻涕,其他的我什麼都做不了,那種無奈又心疼的感覺真的是很讓人受傷。

等下午報告出來,再來寫好了.....(待續)

milu12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skylee304
  • 看了真的很讓人心疼呢,希望小睿的病情可以好轉,就算變成檢康的小惡魔也比發燒好啊!加油。